记忆的风铃在流年的微风中响起了曾经的韵律,而此刻却是与月独白、与风相约的无奈,摊开记忆的手掌,我看到了另一个属于我的世界,在这个国度里,时光为我留下了一个不可或缺的席位,那是一个仅属于我自己的净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