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出自己的发现 贾政.doc

 

【引言】

前面我们主要分析了五个人物,贾宝玉,林黛玉,薛宝钗,王熙凤,探春。结合这五个人物的分析,我们介绍了五种阅读方法:读懂细节,“于琐细见精神”;“以心契心”,走进人物的内心世界;读懂人物的语言,分析人物的思想性格;比较分析,以“辨析异同”;以意逆志,“进入诗人们的深心去探索”。接下来,我们来分析《红楼梦》中贾政这一艺术形象,从阅读方法上讲,就是要用自己的眼光去审视,读出自己的发现。

 

  阅读策略

杜子美有言,“读书破万卷,下笔如有神”。“读破”是什么意思呢?似乎很少有人细想。其实这是一个很值得琢磨的问题,否则,可能会误解或曲解杜老夫子的本意。其实,“读破”之“破”就是在“进得去”之后的“出得来”,就是要从“文本”中“走出来”,“跳出来”, 用自己眼睛去发现,而是要读出自己的理解,读出自己的见解,读出自己的发现。用周先慎先生的话说,艺术鉴赏“虽然也是以原作品所创造的意象和意境作依据、作基础,但欣赏者的想象却明显地离开了原作,不以复原作者的意象、意境作为追求的目标,而是自觉地进行新的开拓与发挥”;“这种联想如果是合理的(即并非随心所欲的胡思乱想)和真正创造性的(即具有积极意义的开拓),可以使读者在欣赏中进入到一种比原作更深、更广、更丰富的境界中去。从而得到思想上的启迪和艺术上的美感”。“在欣赏中进入到一种比原作更深、更广、更丰富的境界中去”,“得到思想上的启迪和艺术上的美感”,这就是杜甫所说的“读破”的境界。若具体分解,“读破”包括读出己见、读出新见和读出创见三个层次。

其一是读出己见。“读出己见”就是要裸眼读书,不受专家学者的“干预”,不受“前见”的束缚,用自己的眼光去审视,按照自己的感觉去读,读出自己的理解。

王国维先生认为,《红楼梦》中之“所谓玉者,不过生活之欲之代表而已矣”。而叶嘉莹则认为,“如果‘宝玉’在《红楼梦》中果有象喻之意,则其所象喻的毋宁是本可成佛的灵明之本性,而绝非意志之欲”。显然,王国维和叶嘉莹的理解是不一致的,甚至可以说是相互矛盾的,但是,我们不得不承认,这都是读者用自己的眼光所读出来的“己见”。这样的阅读才是真实的阅读。

其二是读出新见。“作品的价值是要在读者的创造性阅读中去实现的。也就是说,文学的本性决定了对它的理解、阐释必然是多元,甚至无穷尽的,而且随着阅读对象、时间、空间的变化而不断地发展。经典性的作品更是常读常新,每一次新的感悟都会带来新的发现的喜悦,文学的魅力也就在于此。”经典性的作品更是常读常新,“常读常新”则是阅读的最美好的境界。要真正达到“常读常新”的境界,不但要用“心”去读,还要用“新”的眼光去读。所谓“新见”也就是与现存的、大家的解读不一样或者不完全一样的见解。要读出“新见”, 常常需要从不同的角度、层次去发掘和阐释文本,常常需要更专业的眼光和更独特的视角。

其三是读出创见。从某种意义上说,要读出“创见”,就是要进行创意阅读,打开阅读的另一扇窗,按照自己的需要和目的,做有意的拓展和延伸,以求读出新颖的发现。读出创见常常需要独具慧眼。比如,仅从文学鉴赏的视角来看,以营销学的眼光解读《儒林外史》,以管理学的眼光解读《西游记》,以公关学眼光解读《红楼梦》,以策略学眼光解读《三国演义》,似乎的确就是偏离了文学欣赏的“正道”,但是,如果在反复阅读的基础之上,在文学欣赏的基础之上,用另一种专业的眼光来解读经典,对传统经典作出更为丰富、深刻、独特的阐释,似乎也有助于激发普通读者和专业读者的阅读兴趣,或许可以化解经典让人死活读不下去的难堪。

归结起来,要真正读出己见,读出新见,读出创见,不但需要读者有丰富的阅读经验和生活经验,更需要读者有自己独到的眼光,去寻找一个最恰切的突破口,以自己的眼光去发现才可能读出己见,以独到而专业的眼光去审视,才可能读出新见,以学术的、文化的眼光去透视,才可能读出创见。

更多内容,请点击下载